打從我開始拿起相機拍照約莫已是2004年了,

想當然耳,我並未經過底片相機的時代。

 

數位相機的好處便是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「底片」

隨著記憶卡容量的逐年攀升,早已非傳統底片機時代,

每拍一張照片都要非常謹慎地抉擇是否值得拍攝,

不是逢年過節、全家出遊的日子絕不輕易按下快門。

因此,每個家庭老舊厚重的相簿內,張張皆是「經典時刻」。

 

回顧自己拍照的風格,大學時有著揮霍不完的青春,

主題儘是青春的我們,景框中經常擠滿同學們的臉。

不管身後的背景地點是何處都不是重點,

那時候的我對焦的關鍵取決於尚懵懂未知、笑容滿佈的我們。

那是一段絕對無法忘懷的日子——奔馳在大肚山的時光。

時至今日我已走到緬懷逝去青春歲月的時候了,

必須學會的是告別過去,面對「現實」殘酷生存法則。

 

曾幾何時要再度拾起過往的學生時代照片觀看,覺得有些卻步,

只因害怕面對迅速消失的燦爛時光,與其深陷於無法再現的光陰,

不如航離回憶的無盡漩渦。

就像《全面啟動》的李奧納多恐懼身陷夢的囹圄,靠著旋轉的陀螺能否停止?

確認是否活在現實的當刻。

而我選擇的方式是不再拾起曾經存在卻如夢幻泡影的舊時光,那我便不需「陀螺」的提醒,

就能清楚感受時間從未停歇。

 

現今的我拍攝的照片,從對「人」的關注轉到「空景」。

尤其是迴盪在無人空間的歷史幽魂,每個空間默訴著某個年代的氣息。

在這風格轉換的過程,也見證我逐漸消逝於不斷湧現的歷史洪流中。

就如同我逐年增加的年輪,反映出照片當中的蒼涼、荒蕪...

從堆滿人影的景框,轉移到無人空間,的確也是反映了我的老人心態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hui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