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長的空中飛行,密閉的機上可說什麼人都有可能會到──隔一兩個小時就哭鬧一次的小baby,白人母親應付方法就是毫不遮掩地直接餵奶;

隔壁的兩位疑似菲律賓的女孩,在大半夜眾人準備入睡之際,跟空姐買了兩罐海尼根,開起兩個人的狂歡迷你派對;

斜對面的印度女人不知是否和老公多買了一個位置,總之整個人橫躺在座椅上睡覺;

而在斜後方的華人(?)則是不論多吵都可以深眠到打呼──這是長時間飛行才能遇到的各式狀態吧,這時很慶幸還好我帶了ipod,但音樂也是會聽膩的,還好還有耳塞,但對吵雜人聲敏感的我還是沒睡好。

好不容易抵達了雪黎,時間便因時差指針瞬間加了三小時,台北新加坡時間應該是才快要九點多鐘,雪梨時間已是將進十二點。

hui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